<menuitem id="pptpr"><strike id="pptpr"></strike></menuitem>
      <p id="pptpr"><mark id="pptpr"><thead id="pptpr"></thead></mark></p>
      <pre id="pptpr"></pre>
      <ruby id="pptpr"><mark id="pptpr"><thead id="pptpr"></thead></mark></ruby>

      <p id="pptpr"><cite id="pptpr"><progress id="pptpr"></progress></cite></p><pre id="pptpr"></pre>

              張曉侖做客央視《對話》,講述如何提高農機裝備水平,護航國家糧食安全

              發布時間: 2022-11-23 文章來源:

                11月19日,國機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張曉侖做客央視財經頻道CCTV2《對話》,講述國機集團支撐引領農機裝備產業發展的非凡實踐,提高農機裝備水平、護航國家糧食安全的責任擔當。

                在《對話》中,張曉侖作為“中國精度”的代言人,開啟了農機產業“中國精度”——坐標±2.5厘米。這代表著具備自動導航系統的東方紅拖拉機每行駛100米,它的誤差不高于2.5厘米,這個精度也被定義為中國大田精準農業的精度,更代表了世界先進水平。

                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會長陳志;國機集團黨委常委、副總經理,中國一拖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黎曉煜作為同期嘉賓參加節目。

                為什么是“±2.5厘米”? 

                張曉侖:倉廩實,天下安,糧食安全是“國之大者”。真正要做到糧食安全,要重視三方面的事情,第一要有好的種子,第二要有好的土地,第三要有好的農機。農機里最核心的就是拖拉機。所以拖拉機的精度、發展技術,在一定程度上也引領了農用機械的發展,影響著作業精度。

                1958年,國機集團旗下中國一拖生產了中國第一臺東方紅拖拉機,當時叫五四履帶拖拉機,它每行駛100米,誤差在33厘米。在當時,這臺拖拉機可以說是全國農業機械化的一面旗幟,也承載著全國人民巨大的期待。

                黎曉煜:這臺拖拉機的誕生應該說是開創了中國由原始農業向現代農業轉化的一個新時代。

                張曉侖:現在,我們最先進的自動輔助駕駛拖拉機的精度可以達到±2.5厘米,也就是說這些年通過我們的努力,我國拖拉機的精度已經提升了13倍。如果我們把大地類比為一塊畫布,用拖拉機做畫筆,過去我們畫的是簡筆畫、粗筆畫,現在畫的則是精筆畫、工筆畫。我們大概花了10年的時間來突破關鍵技術,實現這個精度的跨越。

                黎曉煜:比如拖拉機離合器關鍵零件的國產化,僅摩擦實驗我們就做了150多萬次,換擋實驗做了5000多次,換向實驗做了1萬多次,一輪田間可靠性實驗做了750多個小時,這一系列試驗非常嚴苛。經過大量數據的積累,中國人最終自己制造出來的拖拉機,在硬度、精度、潔凈度和耐磨性等指標上比國外的都有更好的進步。

                農機之于農業,意味著什么? 

                張曉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大力推進農業機械化、智能化,為現代農業插上科技翅膀。農業機械就相當于科技翅膀的“骨架”和“神經”。骨架和神經系統做好了,翅膀就會非常有力,農業就會飛得更高、飛得更快、飛得更遠。

                陳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泵飨?959年就提出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農業的現代化,首先是生產工具的現代化,所以說農機裝備承載著“兩個一百年”目標的歷史重任。另外,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業農村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其中重要的表象之一就是城鎮化建設快速推進,農村勞動力大規模轉移?,F在年輕人不愿意種地,也不會種地,那么誰來種地?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所以糧食安全不安全,要靠農機裝備,沒有農機,糧食不可能安全。

                如何進行國產化路徑探索? 

                張曉侖:我們“十年磨一劍”,來實現國產化替代,來提高國產農機的精度,最終目的是為了更好地滿足我國農業生產需要。目前,我們與國外確實存在差距。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南方丘陵地區,農業機械化比例還是比較低。丘陵地區土地地塊面積小,使用農業機械的動力不足,廠家開發不賺錢。二是在高端農機方面,因為每個國家的情況不一樣,作物的情況也不一樣,中國的自然稟賦一定程度上影響著我國高端農機的發展。

                陳志:農機裝備產業不能脫離中國整個制造業或者裝備工業的發展水平。比如,中國從2002年開始研究采棉機,當時是國機集團旗下的中國農機院和其他公司合作開發。2008年正式供應市場,結束了沒有國產采棉機的歷史??梢哉f,采棉機是農機裝備里最復雜的一種機器,因為一個采棉頭上有500多個能快速旋轉的采棉指,能把籽棉從棉桃里面給卷出來,同時它排列在一個座管上,自轉以外還要隨著座管公轉,把采下的棉花從托盤的地方再通過風送系統,最后送到集棉系統里面。

                張曉侖:我覺得采棉機的工作,就相當于讓一頭大象去繡花,以龐大的軀體,實現靈活且精準的操作。所以我們一直在努力不斷進行創新,讓采棉機的精度更高。

                張曉侖:隨著互聯網技術不斷地迭代,我們正在嘗試著將大數據、云計算等前沿科技應用在我們的農機裝備中。我們組建了農機云系統,在河南和吉林兩個省已經完成覆蓋,幫助相關地區實現農業的精準化。下一步我們還要把它推向全國。

                同時,農業機械化還是要適合中國的地形、氣候、作物。我認為,如果我國農業實現全程機械化,就是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化,也是農機發展的中國現代化之路。未來,我們的目標就是生產更多符合中國國情的農業機械,讓中國農機來護航中國的糧食安全。